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贵州民建 >> 会员风采 >> 正文

刘少奇长征在贵州

刘少奇长征在贵州

时间:2018-8-27 作者:张中俞(文)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韶华易逝,白驹过隙。今年是刘少奇同志(本文简称刘少奇)诞生120周年。刘少奇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理论家,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元勋,是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代领导集体的主要成员。2016年7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同志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讲话指出:“在这个庄严而光荣的时刻,我们深切怀念为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为中国共产党建立、巩固、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陈云同志等老一辈革命家,深切怀念为建立、捍卫、建设新中国而英勇牺牲的革命先烈,深切怀念近代以来为中华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而顽强奋斗的所有仁人志士。”

看《刘少奇年谱》后发现,刘少奇长征在贵州的记载基本是语焉不详或有遗漏,如未提及他在入黔第一城(黎平城)参加长征首次政治局会议(黎平会议)和长征首次大规模休整、改编(黎平整编)等。特作此文以缅怀,回顾长征艰辛。

一、率八军团入黔

1931年秋从苏联回国后,刘少奇任中共中央职工部部长、中华全国总工会党团书记。1932年冬,刘少奇化名唐开元离开上海,经广东汕头、大埔进入中央苏区,开始新的战斗。其妻何宝珍带着幼儿留在上海工作,后被捕牺牲。1933年1月上旬,来到福建长汀检查、指导工会工作,做调研。后转赣南,到达瑞金。

1934年10月中旬后,刘少奇随中央红军主力(军委第一纵队、红八军团)向湘西北转移。长征队伍有第一、第三、第五、第八、第九军团及军委第一纵队(即军委第一野战纵队[野战军司令部])、军委第二纵队(即军委第二野战纵队)及党中央、军委机关和直属部队等。长征队列左翼由林彪、聂荣臻率红一军团开路,罗炳辉、蔡树藩率红九军团跟进掩护;彭德怀、杨尚昆率红三军团在右翼开道,周昆、黄甦率红八军团跟进掩护;党政军领导和机关所在的军委两个纵队居中,担架队、运输队亦在其中;董振堂、李卓然率红五军团负责总的殿后阻敌。

1934年10月10日,军委发布命令:“保持军事秘密。应加强警戒,封锁消息,各部队机关一律用代字,极力隐蔽原来番号名称。”军团代名为某省会名称,师代名是其尾字与所属军团代名尾字相同的地名,师以下单位代名由各军团自定。因此,红八军团称“济南”,下辖的第21师、23师分别称“定南”“龙南”。

10月22日,周恩来、秦邦宪电令:“刘少奇参加中央红军第八军团领导工作,任中共中央代表。”因此,刘少奇被指战员们称为“刘党代表”或“党代表”。据1934年10月8日的《野战军人员武器弹药供给统计表》:红八军团参加长征的有9022人,配步马枪3292支、短枪89支、重机枪42挺、轻机枪35挺、冲锋枪18支、迫炮2门(一个迫击炮兵连)、梭镖816根、马刀50把。

通道会议后,中央红军主力于1934年12月13日兵分两路离开湖南通道征战贵州黎平。1937年,朱德对艾格尼丝•史沫特莱说:“我们即顺西延山脉经全县、龙胜附近,向湘黔边境西进——这时集结了一、三、五、八、九军团,还有直属队,名义很大很多。主要打仗的,还是仗着一、三、五军团——由湘南通道又折入贵州的黎平。”入黔的右路由红一(缺红3团)、红九军团组成,其先头部队红6团经靖县新厂(四乡所)、锦屏平茶、黎平潭溪等地,于12月15日上午攻占了入黔第一城——黎平城。左路由红3团和红三、红五、红八军团及军委两个野战纵队组成,经湖南通道县播阳和黎平县洪州、地青、中潮等地,先后于16—19日进入黎平城。其中,党和红军的主要领导人于17—18日随军委纵队(12月15日整编后称)或红五军团等部相继抵达黎平城,且均于12月19日离城。

1934年12月18日12点左右,刘少奇等人率红八军团余部进入贵州黎平城。

二、参加重要会议

1.以政治局候补委员身份长征

1931年1月7日,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在上海召开。刘少奇未参加会议,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1934年1月15—18日,刘少奇出席在瑞金召开的中共六届五中全会,再次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全会改选中央政治局,成立中央书记处,“秦邦宪、张闻天、周恩来、项英、陈绍禹、陈云、康生、任弼时、张国焘、毛泽东、顾作霖、朱德为委员,刘少奇、王稼祥、关向应、邓发、何克全(即凯丰)为候补委员;选举了中央书记处(又称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成员有秦邦宪、张闻天、周恩来、项英等。”1934年12月18日通过的政治局决定中,落款即为“中央书记处”。显见,刘少奇是以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身份长征。

2.参加黎平会议

1934年12月18日,中央政治局委员博古、洛甫、周恩来、毛泽东、朱德和政治局候补委员王稼祥、刘少奇、邓发、凯丰等人,在黎平城的军委总司令部驻地召开长征后的第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据《红军长征编年纪实》载:“17日19时,博古致电随5军团行动的陈云、刘少奇,通知他们‘请于明18日8时前,赶到黎平城开党的政治局会议。’”据《伟大转折的起点——黎平会议》载:1934年12月17日19时,博古(万万火急)致电“陈云并转少奇:请于明十八号八时前赶到黎平城开党的政治局会议。”据《凯丰传》(张学龙著)载:“周恩来、秦邦宪、朱德、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刘少奇、凯丰出席会议。”

在会上,刘少奇支持毛泽东的正确主张。并就工运工作说:六届四中全会后,“左”倾冒险主义使工人运动流产,白区党组织近乎完全损失,故应对党的白区路线作出再评价;面对困难,我们要加强思想教育工作,以增强信心,……

黎平会议围绕“去不去湘西”“不去湘西去哪里”等问题展开激烈争论,与会多数同志赞同毛泽东提出的经过贵州腹地,到黔西北建立以遵义为中心的川黔边新根据地的主张,作出了《政治局关于战略方针之决定》。它实事求是地调整了行军线路,独立自主地解决了军事路线问题,采纳毛泽东避实击虚的意见;指出中央红军的主要任务是到川黔边区创建新根据地而不是沿途歼敌;限制了最高“三人团”的军事专权,重申党指挥枪。不去令人害怕的湘西北,使中央红军艰难奋战不溃散,具有统一思想、凝聚军心、团结队伍的作用。这是湘江战役后党和红军生死攸关的抉择,成为伟大转折的起点,为遵义会议实现伟大转折奠定坚实基础!会后,中央红军穿州过府,顺利征战今黔东南州地域,扭转被动态势。

3.参加猴场会议

1935年12月31日,抵达瓮安猴场的“左”倾教条主义领导人主张不过乌江,先在南岸打游击,建立临时根据地,再寻机东进湘西。鉴于前有乌江、后有追敌,事关存亡,刘少奇参加了在此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周恩来在1972年的一次党中央会上说:“在进入贵州前后,就争论起来了,开始酝酿召集政治局会议了。从黎平往西北,经过黄平,然后渡乌江,到达遵义,沿途争论更烈。”

1935年1月1日,猴场会议通过《政治局关于野战军通过乌江以后的行动方针》:重申黎平会议决议,决定强渡乌江奔黔北;进一步限制“三人团”专权;继续整编,提高基层连队战斗力。显见,正因猴场会议再次决定转兵黔西北,才会有遵义会议的召开,所以它成为伟大转折的前夜。若“左”倾中央领导人在猴场会议“翻盘”成功,红军将被迫重去湘西,中国革命恐将因此失败。1月2日至5日,中央红军兵分三路强渡乌江成功,向着预定的转移目的地——遵义前进。

4.参加遵义会议

1935年1月13日24时,从贵州遵义柏公馆以“恩来”的名义发给红五军团一封电报:“卓然、少奇:十五日开政治局会议,你们应于明十四日来遵义城。”在接此电报后,刘少奇等人遂于14日从团溪的军团司令部驻地赶到遵义城。

1935年1月15—17日,刘少奇出席在遵义城召开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集中讨论和批评第五次反“围剿”和长征后中共中央在军事领导上所犯的错误,认为博古、李德应负主要责任。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在会上作了重要发言,系统地分析和批评了博古、李德在军事指挥和战略战术上的严重错误。会议决定:调整战略方针;增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指定洛甫起草决议,委托常委审查后发到支部中去讨论;中央政治局常委分工将适当进行调整;取消最高“三人团”,周恩来同志是党内委托的对于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

刘少奇积极支持毛泽东的正确意见,主张让毛泽东领导红军。据《遵义会议纪实》(石永言)指出,刘少奇发言说:“四中全会以来,白区工作犯了‘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导致白区职工运动乃至党的组织的瓦解,特别是五中全会后,白区和苏区党的路线是否正确,要求中央作出全面的检讨和改正。”1945年5月3日,秦邦宪在七大发言中说:“在白区工作的各个部门里,有反对职工运动中的机会主义的斗争,实际上就是反对刘少奇同志的正确的白区工作的路线,……”

遵义会议结束了王明“左”倾教条主义在中央的统治,刘少奇也摆脱了临时中央强加给他的“右倾机会主义”帽子,革命积极性更高,发挥更大的革命作用。

1935年1月下旬,刘少奇同红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一起,到红37团传达遵义会议精神。他在传达时讲道:最近我们红军遭受了不应有的损失,这都是“左”倾机会主义路线排斥毛泽东同志的正确领导造成的。现在好了,毛泽东同志又回到中央来了,我们红军有希望了,我们党有希望了,中国革命有希望了。传达会议结束后,他又同董振堂到各连队进行视察。

5.鸭溪会议

1935年3月上旬,刘少奇在贵州鸭溪(今遵义市播州区鸭溪镇)召集红三军团的团以上政治工作干部座谈会,研究红军指战员普遍存在的思想状况。在会上就党的支部工作、干部工作、思想政治工作和党的建设等问题作发言。会后,将红三军团干部战士的思想情况电告党中央。据黄峥主编的《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上卷)》载:“经过一段时期的了解,他感到有必要将部队战士的思想情况与自己对形势的看法向中央反映。于是,他写了一封致中共中央的电报,与杨尚昆联名发了出去。他们所反映的情况对中共中央了解部队情况,进行正确决策起了一定作用。在会理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根据刘、杨电报所反映的问题,纠正了当时在红军中存在的一些消极情绪,统一了全军的思想和行动。”

6.苟坝会议

1935年3月10日凌晨,红一军团首长长林彪、聂荣臻提出进攻打鼓新场(今金沙县城)守敌的建议。张闻天在遵义县平安乡狗坝(今播州区枫香镇苟坝村)召集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军委委员和部分军委局以上首长开会,进行专题讨论。作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红三军团政治部主任的刘少奇,参加了会议。毛泽东坚决反对进攻打鼓新场,其他人则赞成林、聂的建议。会议决定由周恩来起草命令,11日晨下达。但在当晚,为中国革命殚精竭虑的毛泽东先说服周恩来,又一起说服朱德,继而在11日的会议上改变原决定,使红军免遭一次可能的重创。毛泽东觉得戎马倥偬,兵贵神速,应成立一个军事领导小组来决定。3月12日,由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组成新的“三人团”,负责全军的军事行动。

三、处理涉密物件

长征之初,刘少奇骑着一匹老黄马,行进在滚滚铁流中。进入湖南后,他关怀备至地把自己的马送给了没有牲口、双脚已走肿的红八军团政治部宣传部部长莫文骅,本人则留用一匹打土豪分得的骡子。在1934年12月上旬的湘江战役中,刘少奇以中央代表身份督促销毁了部分影响队伍轻装前进的物件;12月中下旬,率领红八军团、红五军团征战贵州东南部时,刘少奇组织部队清理所携带的涉密文件等,予以销毁,以减轻负担和减少危险。据黄峥主编的《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上卷)》载:“在这里,他亲自指挥五军团的同志,烧过一次文件,以免落人敌人手中。在此之前,大家虽然也感到了这一点,但谁也不敢自行处理,只得一路挑着,刘少奇讲话后,大家立即在一个晚上进行处理,部队行动起来轻便多了。”

四、整编改任要职

1.任中央驻红五军团代表

1)短暂的红八军团

1933年1月,中华全国总工会从上海迁瑞金,同全总苏区执行局合并更名为中华全国总工会苏区中央执行局。刘少奇任委员长,陈云任党团书记,领导苏区和全国的工人进行革命斗争。在苏区,最早以行业创建红军设想的就是工人师。1933年6月1日,中国工农红军工人师在瑞金成立。8月1日,中央将工人师命名为“中国工农红军中央警卫师”,受军委指挥。后来,军委从工人师中抽一个团编为中央警卫团,其余的派往中央苏区西线参加反“围剿”战斗。1934年2月,中央警卫师被军委授番号为红军第23师。9月8日,军委决定组建第21师。

1934年9月21日,军委发布《关于红二十一师、二十三师合编为红八军团及其任务致周昆等电》,指出:“二十一师及二十三师合编为八军团,并以周昆任军团长,黄甦任军团政委。目前不设军团直属队,军团首长经二十一师首长及司令部实现其一切决定。”当天,红八军团在江西兴国成立,每师下辖3个团,全军团约七千人,其任务是为主力转移赢得时间而阻击敌军。红大代理校长周昆任军团长兼第21师师长,红一军团第1师政委黄甦任军团政委兼第21师政委。

1934年10月9日,红八军团在兴国完成集结,随后开始长征。11月17日,《中革军委关于红八、九军团进行改编的命令》要求:红八军团仅保留第23师,军团首长兼第23师首长;命令刘少奇和红三军团选派的军政干部各一人负责红八军团的改编工作;改编后的多余人员分别充实到各军团、各纵队。18日开始改编,但未完成。12月1日,第23师在广西界首下游徒涉湘江,但牺牲不小。至此,第21师建制被打散,第23师仅存千余人。显见,主要由新兵组成的红八军团和第23师基本划等号了。12月3日,第23师在广西西延山区受命阻击桂军尾追,再遭重创。1934年12月11日,李卓然、陈云致电军委:“八军团现状极严重。(甲)三个团只有六百余人,后方部队及师直属队超过此,军委改编命令未执行……(丙)从师到团、连干部,对部队及前途已失去信心。……”

2)黎平整编

1934年12月13日,《中革军委关于取消第二纵队,合编第一、第二纵队的命令》《朱德、周恩来、王稼祥关于红八军团并入红五军团的决定及其办法致董振堂等电》的发布,成为黎平整编的依据。

朱德、周恩来、王稼祥关于红八军团并入红五军团的决定及其办法致董振堂等电

1934年12月13日)

董、李、周、黄:

甲、军委决定八军团并入五军团,其办法如下:

1.八军团全部人员除营以上干部外应编入十三师各团,为其作战部队。如三十九团尚未归还主力,则应以八军团较强之一团为三十九团,而编散其余的两团及军团部。

2.八军团之工兵连、排,补入十三师各团加强其各工兵排,其余则编入步兵分队。炮兵与五军团在[所]属[炮]兵排合为一迫炮连,辖两排、炮两门。机关枪连、排并入十三师各团,使每营仍附有机枪排,团有机枪连,轻机枪则给十三师各团及军团直属队,每一连队配轻机枪一支。

3.十三师师部取消,五军团司令部直辖十三师三个团。十三师师部全部人员及直属队应编入各团,其工兵排、机枪排如2项处[办]法。

4.五军团后方部,应依军委四日电令立即缩小为师的编制,编余人员亦应编入各团。

5.凡八军团及十三师师部下级指挥员及工作人员,应尽量编[入]作战部队,其实不能编入作战部队的,再另行编入五军团直属各部,或送军委四局及总政处理。

6.多余步枪,最坏的应即毁弃,全部工作人员应发动背枪。多余轻、重机枪及子弹应即送军委。

7.电话队留五军团,电台则拨归军委。

乙、刘伯承调回军委,陈伯钧为五军团参谋长,周、黄待改编完后即回军委,罗荣桓为五军团政治部主任,毕占云调回军委,马良骏留五军团为团长,其他军政人员除加强五军团各团外,余应送军委四局及总政。

丙、五、八军团应利用行军中的间隙执行此电令中一切规定,限十八号前全部完成。首先须进行解释,并将结果电告和用书面报告军委。

朱、周、王

十三号二十时

3)红八军团并入红五军团

1934年12月14晚,红八军团军次通道县深渡。15日,红五、红八军团紧急改道至通道县播阳会合;红五军团大部随即经通道县流团进入黎平县境并宿营于阳朝、草坪地域,小部则从阳朝翻坡到野洞屯、野洞寨地域宿营;红八军团余部经通道县辛家、黎平县野洞等地到倘扒宿营,行程约60里。16日,在黎平洪州开始进行合编动员等工作。17日,红五军团小部、红八军团余部由特洞(今黎平德顺)经漂安、尹所等地,与红五军团大部会合于中潮坪坝、铺团、三寨屯地域(今黎平中潮坪坝村的下坪坝、铺团、三合等地)并进行合编,行程约45里。18日12时左右,红五、红八军团进至黎平城,由红13师接替红4师驻防,行程约40里。19日上午,红八军团余部并入红五军团等,整编基本完成(成为存在时间最短的红军军团)。下午,红五军团第13师到地西宿营,行程约20里;留一部在黎平城参与收容、殿后,并负责向榕江、靖县方向警戒。

据《伍云甫日记》载:“十二月十八日,微雨,在黎平休息。十四分队赶到,该台在黎平解散,运输员分补无线电营和二十九分队。”十四分队此指红八军团无线电队。据《陈伯钧日记》载:“十二月十六日,阴,移驻洪洲(休息)——……接军委电令,要五、八军团合编,以适应目前新的环境和任务,当即到军团部参加讨论合编问题。决定以两日行军间隙作宣传、鼓动、解释工作;一天时间来实行编制工作。十二月十七日……召集营以上干部会议及各连队支部大会,解释此次五、八军团合编问题。……此次合编不但五、八军团部队合编,即三指挥机关亦合编而为一。……十二月十九日……由黎平到地西,约二十里。上午全部时间均用来改编队伍,下午则继续出发到地西。是日我负责编制三十七团,编制后即到军团部工作。”据谢良回忆:“决定撤销五军团师一级的机构,精简机关,充实连队,并把八军团和五军团合编,两个团并成一个团,两个连并成一个连。”据饶子健回忆:“八军团第六十七团编入我们五军团第三十七团。”

经过黎平整编后,原红八军团军团长周昆、军团政治部宣传部部长莫文骅到军委干部团待分,原军团政委黄甦任第1师政委,原军团参谋长毕占云任军委纵队后梯队参谋主任,原军团政治部主任罗荣桓任红军总政巡视员,原军团政治保卫分局局长杜理卿调国家保卫局工作,原军团直属队总支书记温玉成到军委纵队干部团上干队,原军团无线电队政委兼总支副书记袁光到军委总部三局待分……

1934年12月13日,军委下令取消第13师师部,红五军团直辖第37、第38、第39团。整编后的红五军团主要领导为:中央代表刘少奇,军团长董振堂,政委李卓然,参谋长陈伯钧,政治部主任曾日三,政治保卫分局局长欧阳毅,……

显见,刘少奇在黎平整编前后分别任中央驻红八军团代表、中央驻红五军团代表。据曾与刘少奇一起行、战的红五军团参谋长(原第13师师长)陈伯钧的《长征日记》载:“十二月二十一日……刘参谋长、陈云同志等回军委。”这意味着,刘少奇应该在1934年12月21日正式到红五军团接替陈云同志任中央代表。

2.任红三军团政治部主任

1935年2月上旬,刘少奇任红三军团政治部主任。这是在中央红军长征途中,刘少奇担任的四个军队职务中的第三个。原任袁国平因病离职,到中央红军干部休养连去治病。据《袁国平纪念文集》载:“长征途中,袁国平于1935年2月因病离职随军委纵队休养,由刘少奇接任红三军团政治部主任。6月返部参与带领部队过雪山。7月红三军团改称红三军,袁国平仍任政治部主任。”

担任新职后,刘少奇主要负责军团的政治思想工作。彭德怀向他详细介绍指战员存在的思想情绪,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行军中,他经常做指战员的政治思想工作;宿营时,就同军团长彭德怀、政委杨尚昆等一起研究问题、交换意见。

综上所述,黎平会议、黎平整编发生在血战湘江战役后、强渡乌江前的“向前、向黔”一个月中,影响深远,意义重大,而刘少奇又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管中窥豹,我们自然可以从中看出他对中国革命的发展、中国人民的翻身和中华民族的解放都做出了重要贡献。我们纪念老一辈革命家,是为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走好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新长征路!

(作者系贵州省黎平会议纪念馆馆长、副研究馆员、著名党史研究专家)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