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贵州民建 >> 会员文苑 >> 正文

[名家专栏]刘庆和: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名家专栏]刘庆和: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时间:2021-3-16 作者:刘庆和 来源:《当代贵州》2021年第2期 浏览次数:

  

 

世界银行在2006年发表的《东亚经济发展报告》中首次提出了中等收入陷阱这一概念,其基本含义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体)在其人均GDP达到3000美元、成为中等收入经济体以后,促使其由低收入经济体成长为中等收入经济体的原有发展模式逐渐失灵,进一步的经济增长被原有的增长机制锁定,人均国民收入难以突破1万美元的上限,经济增长长期陷于停滞和徘徊。


  尽管人们对中等收入陷阱这一概念见仁见智,但事实却能说明问题。据世行报告《2030年的中国:建设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高收入社会》提供的数据显示,1960年被世界银行列为中等收入国家或地区的101个经济体,到2008年只有13个顺利进入高收入国家或地区行列,而其他国家或地区特别是拉美国家则长期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甚至降级为低收入经济体。

  从各国的发展经验看,半个多世纪以来,全世界之所以有这么多国家或地区深陷中等收入陷阱,主要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贫富差距过大。一些经济体在进入中等收入水平以后,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抑制了消费需求的扩大,使得经济增长长期低迷。与此同时,贫富差距过大还滋生了社会不满情绪和仇富心理,使得社会动荡不安,影响了经济发展。二是产业结构调整缓慢。一些经济体在达到中等收入水平以后,产业发展处于被两面夹击的不利地位。在产业链的高端,他们在科技上处于劣势地位,无法与发达经济体竞争;而在产业链的中低端,由于要素价格特别是劳动力价格的提高,他们在与低收入经济体的竞争中也不占优势。整个产业体系处于腹背受敌的状态,难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三是发展方式转变缓慢。一些经济体在达到中等收入水平以后,仍旧沉迷于过去的发展模式,重要素投入轻人力资本投资和科技进步,以致科技进步的贡献被要素边际收益递减效应部分或全部抵消,从而使经济增长减速甚至停滞。四是其他因素,如城镇化与工业化失衡、制度变革不利等。很多国家或地区特别是拉美国家之所以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很大一部分问题就出在这些方面。

  中国早在2008年就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人均GDP突破了3000美元),目前已是上中收入国家,离成为高收入国家只有一步之遥。但要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必须按照《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0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有关决策部署,重点做好至少以下几方面的工作。

  第一,努力缩小居民收入差距。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提高低收入群体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健全各类生产要素由市场决定报酬的机制,探索通过土地、资本等要素使用权、收益权增加中低收入群体要素收入;多渠道增加城乡居民财产性收入;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和精准性,合理调节过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

  第二,切实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深入实施科教兴国战略、人才强国战略、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提升企业技术创新能力,激发人才创新活力,完善科技创新体制机制,以科技创新支撑国民经济的持续高质量发展。

  第三,加快推进新型工业化。深刻汲取一些国家和地区过早过快去工业化的惨痛教训,坚持把发展经济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质量强国、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提高经济质量效益和核心竞争力,推动经济体系优化升级。

  第四,加快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体系。深化户籍制度改革,完善财政转移支付和城镇新增建设用地规模与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挂钩政策,强化基本公共服务保障,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

  此外,还必须持续深化改革开放,消除妨碍发展的一切体制机制性因素,增强高质量发展的动力活力。

 

来源 《当代贵州》2021年第2期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