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贵州民建 >> 思想理论 >> 正文

外婆的小镇

外婆的小镇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时间:2018-11-1 作者:郭宗裕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自从外婆去世后,我近四十年没去过外婆的小镇。

外婆原先住在贵州镇宁县大山里一个叫江龙的小镇。记得孩童时的我仿佛都是呆在外婆的家里,上小学后的每个假期也是呆在这个小镇上。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小镇方圆大概一公里左右,人口应该不到5千人,风景怡人,民风淳朴。小镇距县城40多公里,因处在周围村寨的中心位置,还有一个客运小站(说是客运小站,其实就是每周一趟县城往返小镇的班车停靠点)使得这个1公里左右的小镇成了周围村寨的集散地。每逢赶场天,四面八方的山里人,带着家里可以拿来换钱或换粮食的物品,人挑马驮爬山涉水,操不同的民族语言穿着各色的民族服饰汇集小镇一时间,小镇显得格外的热闹,人声鼎沸车水马龙摩肩接踵。那场面在现在已无处可寻觅了。时基本上没有汽车,能看到的汽车就是那每周一趟从县城到小镇的客运班车。小镇上的车就是只有一个轮子的人力车,当地人叫它“鸡公车”上百架鸡公车排在路边,蔚为壮观。

我母亲12岁时候,外公就因突发急病去世了,外婆一个人拉扯母亲三姐妹长大成人,各自成家想想其中的艰辛是难以表述的。外婆以卖豆腐为生,每天天麻麻亮就会把做好的豆腐背到小镇的场坝上去卖。我小时候在外婆家的每个深夜都会被叽吱的推磨声从梦中惊醒,看到在拖曳的煤油灯下被拉长摇摆不定的外婆的身影,一手舀豆一手推磨有时候推磨的会是小姨或者我的姐。外婆会在灶口加柴,火舌仿佛舔着外婆的脸一样,这幅画面我永生难忘。这时,我会轱辘爬起来,或者去帮外婆添柴,或者去帮小姨和姐姐推磨;舀豆,等煮好了豆浆外婆会舀一碗豆浆给我喝。以前物资匮乏,生活清苦,喝豆浆加白糖算是奢侈品,外婆拿出糖罐,专门给我添加一匙白糖。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四十就过去了。

今年清明,我母亲专门让我们回小镇给外公外婆上坟我开车用了四十分钟就到了小镇,以前要到小镇需要坐两个小时的车,而且每周只有一趟班车。以前的盘山公路都变成了笔直的柏油大道,刚小镇我已迷惑了,小镇扩大了至少5倍,以前的小镇破烂、泥泞,没有一处水泥的地面,而今到处是楼房,栉次鳞比,私家轿车随处可见,街道宽阔,沿街统一规划,凸显地方民族文化特色,小镇旁边的木浪河河岸杨柳拂水。沿岸的步行专用道,让小镇的居民闲暇之余,可以沿河散步,这是我童年外婆的小镇吗?我禁不住这样问道?苍海桑田,旧貌换新颜,小镇处处水榭楼台,莺歌燕舞,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俨然一座现代城市,焕发出勃勃生机,一切恍然如梦一般。母亲也非常的感慨说,如果你外婆活到现在多好啊!现在小镇翻天覆地的变化,是她们上一代人做梦都不敢想的!

外婆的小镇虽然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记忆虽然美好,但,回首小镇改革开放四十年里的变化和发展,更是值得我们记忆和发扬的。如今生活的富足美满,才是更值得我们在清明时节用以告慰小镇已故先人们的幸福大事!

江龙,外婆的小镇。明天更美好!

      (作者系安顺民建市委四支部主委,安顺市裕利商贸有限公司法人代表。

专题